您的位置: > 新闻 > 道州>正文

耿飚与道县的红缘:(二)兵贵神速 长途奔袭

时间:2020-11-21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      字号:TT


“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86年前,举世闻名的中国工农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是中国党领导的人民军队创造的英雄壮举,是中华民族史上的一块丰碑,是人类战争史上的一大奇迹。长征以世所罕见的艰难困苦谱写了惊天地、泣鬼神、震山河、撼心灵的不朽篇章,铸造了永远激励后人百折不挠、自强不息的伟大长征精神。

  湘江战役是中央红军长征最惨烈、最悲壮、最关键的一仗。湘江战役以巨大的损失换来了伟大的转折,红军从此涅槃重生,踏上由失败走向胜利、从苦难走向辉煌之路。

  道县,古称道州,毗邻两广,襟带三湘,地处湘桂粤三省边陲,地势险要,自古为兵家必争军事重镇。在决定党和红军命运的湘江战役中,道县的禾塘是湘江战役的决策地,豪福村是湘江战役的命令地,蒋家岭是湘江战役的集结地,潇水河是湘江战役的阻击地。当年红军长征的足迹,踏遍了道州的山山水水,村村寨寨,红军秋毫无犯的纪律、人民至上的理念、鱼水情深的情怀,在道县人民心中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在道州这块热土上,不仅有“断肠明志、绝对忠诚、勇于担当”的后卫师长陈树湘,还有“夜渡潇水河、奔袭道州城、血战湘江边”的先锋团长耿飚。

  为保证中央红军主力顺利渡过湘江,耿飚和陈树湘,一个先锋团长,一个后卫师长,他们率部以忠诚铸就长城、以生命担当使命、以信任完成重任,分别出色地完成了交给他们的先锋和后卫任务,创立了历史功勋,为中国写下了英勇而悲壮的一页。湘江战役的硝烟已经远去,但红军精神与日月同辉,红军忠魂山高水长。特别是耿飚团长斩关夺隘、屡破强敌,陈树湘师长断肠明志、绝对忠诚的红军精神和故事,永远激励着我们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砥砺前行。

  (二)兵贵神速 长途奔袭

  11月16日,耿飚清晨起来,刚一出门,就接到师部的出发命令,立即准备行李和吃饭。当时正是雨后红日东升,放出那灿烂的光辉,晒着青草上的露珠,连日奔袭的耿飚觉得倒也有趣。部队集合好了,开始出发,向着道州前进。在暖和的太阳下整整走了一天,约八十里左右。耿飚觉得肚内有些饥饿,眼望前面的村庄,心里正想着村庄是否可作为红4团的宿营地,忽然通讯员送个命令来。

  《中国党蓝山历史(1921-2002年)》记载了耿飚接到这个命令的情况:“红一军团是长征大军的前卫。耿飚率领的红4团是长征大军的前卫困。该部于11月16日下午从临武县进入蓝山的下河铺,到达岸山时接到命令:‘为达到迅速取得道州的目的,着你部于本日继行四十里,到达雷家祠宿营。明日(17日)五时仍自行续进,到达祠堂圩待命。’前卫团经田心铺、火田渡,当晚在雷家祠宿营。”

  兵贵神速,时间就是生命,接到命令的耿飚先锋团即时将继续行动的命令传出。红4团到达雷家祠,已经是11月16日24点钟。当日15时,红一军团2师5团攻占临武;当晚聂荣臻率红一军团直属队进驻临武县城,就地休整。

  耿飚回忆录《由临武至道州》一文,详细记载了耿飚率红4团从蓝山的岸山开始,二百里急行军逼进道州城的经过:由雷家祠出发,约三十里,到祠堂圩待命。休息不到五个钟头,就接着了师部的命令。命令的内容如下:“薛敌(薛岳)率五师之众在我野战军后尾追,湘、桂两敌向道县、蒋家岭前进,企图配合薛敌截我于天堂圩、道县间,道县无大敌。我野战军为迅速先敌占领道县,渡过潇水,转人机动地域,打击敌人的目的,该部立即由此地(祠堂圩)出发,经天堂圩,限明日(十八日)拂晓前相机占领道县城,并拒止由零陵向道县前进之湘敌……”

  接到师部的第二道命令,耿飚进一步意识到战场形势的严峻性和抢占道州城的战略意义,他立即召集各级干部传达,一方面集合部队来说明任务的伟大和执行任务应注意的事项,进行鼓动以提高战士的战斗情绪;一方面要先头部队加强火力,加强行军侦探警戒,干部位置要伸前一些,以备在遇敌时迅速了解敌情、地形,得以迅速下定决心。准备完毕后,部队立即出发。耿飚同时命令第二连连长潘峰带领一个侦察排和一个步兵连组成先头部队,在前面开辟通道,并沿途进行道路及两侧路线敌情侦察。

  潘峰在回忆文章《智取道州城》中生动地描述了当时接到任务后,疾行道州的情景:“为了先敌占领道县城,团对部队进行了急行军的简短动员,并决定由我率领侦察排和一个步兵连组成先头部队,在前面开辟通道……我们先头部队像一支脱弦的箭,向道县城疾飞而去。每个指战员心里都十分清楚,我们是在与敌人赛时间、赛毅力,谁快谁慢,就意味着这次战斗的胜券操在谁手里。因此,尽管饥渴疲劳一起袭来,大家仍以顽强的毅力忍耐着。每个同志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快!一定要抢先占领道州城。饿得实在不行了,就边走边啃几口干粮,喝上几口凉水。大伙穿的单薄军衣,湿了又干,干了又湿,衣服上现出了一层层白盐粉迹,脚上磨起了一串串水泡。经过整整一昼夜的急行军,我们终于走完了一百五六十里的路程,在第二天傍晚赶到道州城郊。”

  17日傍晚,夕阳西下,黄昏时刻,红4团终于结束了当日一百几十里的急行军,赶到道县城郊。道州城位于潇水河西岸,城墙高,有水壕。就着落日余晖,团长耿飚和委员杨成武迅速赶到潇水河边,拿起望远镜,观察河对岸的敌情。

  耿飚回忆道:“约在十七点钟的时候,到达道州城附近,见道县城的墙上有几个人在那里走动。为使敌人措手不及,迅速取得道县,红4团士兵一个跑步,占领了城南的街道(县城南门口隔河对面的水南村)。因守敌将浮桥先拉了过去,所以无法过河。尖兵即隔河向城射击,前队营在潇水河的上、下游布置警戒,进行渡河点和攻击的侦察。一方面部队进入村庄休息睡眠、造饭;另一方面前队营布置火力,设置夜间射击设备,选择水手架桥,攻城的部队找云梯,于是就结束了二百里的急行军。”

  红4团奔袭二百里、抢占道州城的捷报当时在红军队伍中广泛流传。聂荣臻、谭政、李聚奎、彭绍辉、耿飚、张爱萍、杨成武、王平、韩伟、肖锋、王宗槐、成仿吾、彭加伦、潘峰等老红军都在回忆录中提到抢占道州城的事迹。

  红2师部青年科科长王宗槐回忆:“部队西进到蓝山后,潇水、湘江两条大江横在红军的前面。两江相隔100多华里。这时,蒋介石的嫡系薛岳率5师之众追上来,湘敌何键部和桂敌李宗仁、白崇禧部向道县、蒋家岭前进,企图堵截红军于天堂圩、道县之间,合击我军于潇水之滨。因此,先敌占领道县,确保红军西渡潇水,成了燃眉之急。军团把抢占道县的任务交给了我们红2师,红1师担负阻击任务。2师立即部署,把部队分为左右两翼。4团、5团、师部为右翼攻占道州;6团(团长朱水秋、政委邓富连)为左翼,掩护右翼部队的行动。我随左翼团前卫营行动,直插湘桂边上的蒋家岭。右翼4团以日行百里的速度奔袭道州获得成功,控制了红军西进的咽喉要道,保证了中央纵队顺利渡过潇水继续西进。”

  中华苏维埃中央政府教育委员、中央党校教员兼高级班主任成仿吾在《长征回忆录》中写道:“一个作战部队,为了抢占湖南的道州城,曾疾行二百里,先敌占领了道州城,阻止了南下的敌军,掩护了部队西进。有一夜,我们几支部队分三路打着火把,向道州方向行进,好象三条长长的火龙蜿蜒急走,在漆黑无边的大地上,演出了光芒四射的火炬万人舞。我们在道州附近渡过了潇水,红旗直指湘江。”

  耿飚先锋团占领水南村后,将团部设在了水南村码头上10米左右的洪十九家里。洪十九在洪姓大家族中年龄排在十九位,故取名洪十九。洪家的洪廷揆是道光乙酉科選进士,当时洪十九家为青砖大院、房屋宽敞。洪家对红4团官兵们的到来十分欢迎,家里住满了红军。可惜该青砖瓦房目前已损毁,只看到一些房屋基石。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